西甲

【暗香】北风千里恩仇(小说)

2020-01-09 12:4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月长空,雾色漫漫,双凤镇的街道上寂静无人。天空飘洒着小雨,铺路的石板坑坑洼洼,街道两旁林立的店铺都已熄灯打烊。远远望去,醉仙楼门外挂着的那张写有“酒”字的白色布条随风摇曳。北风阵阵,吹的这个小镇瑟瑟发抖。

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行驶着,街道上只听见马车吱呀吱呀的声音。拉车的马是一匹高大雄壮的马,浑身赤褐色,它看起来是那么疲惫不堪,嘴里不断呼出热气。

马拉动的马车是一辆雕饰华美的马车,就连遮挡窗口的窗帘都是用绸缎做成的。窗帘上绣着一把漂亮的黑刀,看上去十分逼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马车窗口悬挂着一把黑刀。

黑刀图案是黑刀门的标志,是一种对江湖恩仇所执着的象征。如果你生活在云阳城,却不知道黑刀门,那就只能说你孤陋寡闻了。这是一个江湖门派,由曾经的地下暗杀组织演变而来。

黑刀门门主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笑先生”李卫旗,何为“三笑先生”呢?因为李卫旗有个习惯,就是在拔刀杀人前总是要大笑三声。一笑人生短暂对酒无歌,二笑爱恨情仇左右你我,三笑北风千里世事坎坷。

李卫旗虽然身为黑刀门门主,但私下里喜欢锄强扶弱,为穷苦百姓伸张正义。他从小过了太多的苦日子,他不愿意看到有人挨饿受冻,他不愿看到土豪劣绅欺男霸女,他不愿意看到恶人人间横行霸道。

小时候的李卫旗经常饱一顿饿一顿,衣服破烂不堪,长年赤脚,脚上留下无数的疤痕。就连在街上要饭也遭其它乞丐欺负。还好善良的人总是有的,别人看他是个小孩子,看他可怜膝盖滑膜炎如何康复呢
,都愿意给他一些剩菜剩饭。

十三岁那年,他机缘巧合的在街道上遇到一个受伤的江湖刀客,此人衣着光鲜,脸色惨白,胸口上有大量的血迹,手里紧紧握着一把黑刀。李卫旗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人,他捡起一根小树枝,戳了戳那人。

那人抬起头,吃力的骂道:“哪里来的毛孩子?别戳了,老子还没死呢?”说完,那人又晕死了过去。

街道上北风呼呼,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割在肉上。李卫旗觉得这人可怜,如果不把他拖进屋里,不被胸口上的伤口痛死,也会被冻死。

李卫旗衣着单薄,冷得清鼻涕直流,他随手用衣袖擦了一下鼻涕,然后在双手上哈了哈气。李卫旗力气小,只能跑到附近的山神庙里找来一块门板,然后把那人放在门板上,慢慢拖行。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李卫旗才把那人拖到了山神庙,又是生火,又是烧开水,忙得李卫旗大汗淋漓。李卫旗还顺便烤了几个从田地里偷挖来的红苕。借着火堆的光热,那人的脸色有了丝丝红润。他慢慢坐起身来。看着李卫旗,说道:“小兄弟,谢谢你。”

“啊,没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的,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李卫旗端着已经烧好了有一段时间的开水递给那人,他看了看装开水的的破瓦罐,笑了笑,然后一饮而尽。之后二人又分食烤熟的红苕。就这样经过李卫旗悉心的照料,那人的身体慢慢复原了。

没错,李卫旗所救的那个人就是宋寂然的父亲宋若愚,江湖人称“侠义居士”,一生嫉恶如仇,因此也树敌无数。那次受伤就是遭人暗算,所幸的是宋若愚最后负伤逃走了。

后来,宋若愚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李卫旗,并收他为义子。最后,竟然连那把黑刀也传给了李卫旗。李卫旗天资聪明,无论多么复杂难学的刀法?他都能悟透。最后,他凭借宋若愚以前建立起来的暗杀组织,创立了黑刀门。这也算是一种发扬光大。

严格来说,宋寂然还得要叫李卫旗一声大哥的,可是宋寂然生来就叛逆,每次都是直呼其名字。李卫旗也并不介意。

宋寂然是在李卫旗救宋若愚后的第三年才出生的,宋若愚给他取名为“宋羽”,他总觉得“羽”字太女性化了,不够好听,于是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宋寂然。

扯了这么远,我们回头再说说街道上的那辆马车。马车中所乘坐之人正是黑刀门门主李卫旗。这次他从云阳城赶来是为了一件大事。

云阳城离双凤镇有千里之遥,又正值三九寒冻之日,漫天雪花飞舞,鸦雀无声。

马车停了下来,李卫旗叫道:“小海,小心,有杀气。”杀气是一种极致的杀意,换言之,就是那种非要致你于死地的强烈想法。对于练武之人,练到一定境界,就会很自然的感知得到。

突然,坐在前面赶马车的小海看见三个人影急速飞来,他刚想拔剑,可是太快了,一把冰冷的剑在他的喉咙处划过,他甚至没有机会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三个黑衣人挺剑刺向马车车厢,李卫旗面不改色,手握黑刀,正襟危坐。他是如此冷静,他全神贯注的感受敌人的呼吸声。

在三个黑衣人逼近的那一刻,他大笑三声:哈哈哈……他拔刀了,不带丝毫犹豫。黑刀刀面黑的发亮,像是血液晒干后的颜色。这把黑刀自问世以来,死在刀下之人无数,皆是些十恶不赦的人。

黑光闪现,李卫旗一个横斩,马车车厢被切开,马车外离的最近的那个黑衣人被击中,几乎被拦腰切断。另外两个黑衣人离马车稍远些,他们一个腾空翻,险险避开。

李卫旗提着黑刀,慢悠悠的从马车里走了出来。他的眼神是如此寒冷,寻常人都不敢与他对视。

李卫旗狠狠的问道:“几位朋友深夜偷袭,杀死我的马夫小海,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你们?还望告知。”

一个黑夜人说道:“我们无冤无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李卫旗心里已经有数了,这次千里迢迢赶来双凤镇就是为了来报仇的。他要杀的人是云阳城城主赵影来,此人武艺高强,手下有几百号人,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三年前,他设陷阱将义父宋若愚杀死。这次,终于得知了他的下落,李卫旗亲自出手,他要手刃仇人,以祭义父在天之灵。

其实,这次宋寂然也偷偷来到了双凤镇,他想:“我虽然武功不及大哥李卫旗,可是杀死云阳城城主赵影来还是有把握的。况且自己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要报仇也得自己亲自动手。”

宋寂然坐在房顶上,他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捋着自己的发絮。他不时喝一口酒,同时密切注视着大哥李卫旗与两个黑衣人的对峙。他完全相信大哥的刀法,他也想见识一下大哥的刀法。就是马夫小海被杀出乎他意料之外。

终于,李卫旗笑道:“你们这消灾钱恐怕不好拿,我倒可以在你们死后烧一些纸钱给你们。”说完,他身形移动,手中的黑刀萦绕着着黑色的烟雾。李卫旗已经在黑刀上注入了内力,他不想耽搁太久。刀起,黑光闪现,刀上似乎燃烧着一团烈火。

嗖嗖划过,一个黑衣人僵立在原地,过了好一阵,他的头才落下。头颅落地的声音响起,另一个黑衣人有些心怯,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小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可是却不想逃。这是江湖人的尊严,日后传出去面子上过不去,恐怕在江湖上也再无立足之地。

黑衣人冷笑一声,使出一招“雪月长空”,只见无数把剑影舞动,那些交错的寒光越来越亮。坐在房顶上观战的宋寂然也忍不住替大哥担心起来。他看得出这招“雪月长空”是黑衣门的剑法。

黑衣门是个古老的门派,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相传是朝廷派大内高手组建而成的,以便监视江湖人士。宋寂然想不通黑衣门怎么会刺杀大哥李卫旗呢?

李卫旗也不明白,面对对方使出的绝招“雪月长空”,他面无惧色。他想生擒此人,弄明白云阳城城主赵影来为何和黑衣门扯上关系。黑衣门是个大门派,人才济济,高手如云。而黑刀门只能算个中等门派,但是却不及黑衣门十分之一。

李卫旗突然腾空一起,凌空一斩,黑衣人只好回剑而挡。砰地一声巨响,黑衣人被震退数步。黑衣人手中的剑被震飞,他用剑的那只手滴着血,手指在不停颤抖。

李卫旗说道:“只要你今天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你走。”

“凭你黑刀门门主在江湖上的声名,我相信你,你问吧!”

“你们黑衣门和云阳城城主赵影来是什么关系?”

“他是朝廷安插在江湖上的眼线……”黑衣人还待要说,被一支铁镖射穿脑袋,倒地死去。

宋寂然也发现了那个杀人灭口的黑衣人,他刚想去追,站在下面的李卫旗大声喊道:“寂然,别追了,此人能在我们的眼皮下杀人,武功绝不在你我之下。”

宋寂然纵身跳下,一个漂亮的落地。“大哥,赵影来是朝廷的人,恐怕我们这次报仇不会那么容易。”

“是啊!朝廷和黑衣门都不是我们惹得起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身为人子,我们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杀父仇人逍遥自在呢?”

“大哥,你说的对。如果我此生报不了杀父之仇,誓不为人。”宋寂然有些激动。

“寂然,你怎么这次也来双凤镇了?”

“我收到了端云叔的密信,信上说云阳城城主赵影来躲藏在双凤镇,于是我就来了。”

李卫旗说:“我也收到了一封端云叔的来信,信中除了说赵影来藏在双凤镇外,他还说查到了一些关于近来江湖上不断有年轻女子失踪的线索,线索指向朝廷和黑衣门。”

宋寂然的面色有些凝重了,他没想到一个赵影来会牵扯到朝廷、黑衣门和女子失踪案。宋寂然说:“我来镇上已有数天,为了找到赵影来,我去酒馆和赌坊查过线索,我甚至去了端云叔在信中提到过的艳月楼,我发现了端云叔留下的标记,写了六个字,真相在醉仙楼。”

“那我们去醉仙楼找真相去。”醉仙楼就在前面不远处,李卫旗把小海的尸体放进马车中,牵着马往醉仙楼而去。宋寂然跟在身后,心事重重。

此时,天色渐亮,街道两旁的店铺纷纷点亮了灯。醉仙楼到了,招牌上的三个大字“醉仙楼”写的劲力十足,而且字中似乎带有剑意。这写字的人看来也不是个泛泛之辈。

醉仙楼的店小二机灵的出来帮忙牵马车,店小二看到马车前面有血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李卫旗说道:“小哥勿怕,这是我家马夫小海的血,待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好好安葬了他。”说着,李卫旗就从怀里拿出一片金叶子放在店小二手里。

店小二哪里见过金叶子?眼睛发着光,似乎也不害怕了,连忙答应帮忙安葬小海。这时,店里的老板娘颜怡从里走了出来。

“哎哟哟!我们醉仙楼大清早就来了二位贵客。”

醉仙楼的老板娘人称“颜三姐”,她穿着一身花色裙子,头上的发簪是一根金色的筷子。看着李卫旗和宋寂然,他的脸上堆满了笑服用希爱力真实感受
。颜怡心想:“双凤镇是个小地方,一年到头也见不上几个土财主。这两人随便出手就是一片金叶子,只要招呼好了,那我不是发财了。”颜怡忍不住笑出了声。

颜怡问:“二位公子风尘仆仆,打尖还是住店啊!我们醉仙楼有最醇香的“千杯不醉,有温暖舒适的豪华客房……”颜怡眉毛向上一掀,使了使一个眼色,接着说:“还有好看的姑娘,陪酒什么的都可以,只要公子给的起钱,当皇帝也可以满足。”

看老板娘颜怡一个人在那说的眉飞色舞的,宋寂然觉得好笑,心里暗道:“这老板娘真会做生意,能说会道的,这嘴估计都能犁地了,她的嘴肯定开过光。”

李卫旗冷冷说道:“给我们选两间上好的客房,然后再来几盘你们店里的招牌菜。”

颜怡小声问:“那还要姑娘吗?”

宋寂然正色说道:“你看我们两人像是好色之徒吗?”

老板娘颜怡一看自讨没趣,陪笑道:“哎呀!你看我这嘴没个把门的,像二位公子这样风度翩翩的人,怎么可能缺女人呢?该打,掌嘴。”说着就在自己嘴上轻轻拍了一下。

颜怡领着李卫旗和宋寂然到了客房,说:“两位公子,这走廊尽头的两间房就是我们醉仙楼最好的房间了。”颜怡推开了一间,房间里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颜怡推开窗户,说:“打开窗就能看到山,醉仙楼旁边就是一条小河,晚上睡觉还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还不待老板娘颜怡开口,李卫旗就从怀里掏出一片金叶子递给她。颜怡拿着一片金叶子,面有难色的说道:“这位公子你有所不知,你们二人所住的是本店最好的房,还有给二位公子准备的饭菜都是很名贵的……所以呢?”

宋寂然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你们这是开的黑店啊!”

李卫旗示意宋寂然闭嘴,说道:“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都是小事,还有劳老板娘费心了。”说着又给了一片金叶子。

颜怡拿着金叶子举在半空中看了又看,笑的花枝招展。

宋寂然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金叶子,笑道:“老板娘,我问你几个问题,只要如实回答一个问题,我就给你一片金叶子。”

颜怡哪里见过这种好事?恐怕一辈子也遇不上一回,她把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连忙说:“好啊!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宋寂然先给了一片金叶子,问道:“你这店里最近来没来过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背上背着一把剑,脸上有一条很长的刀疤。”

“有,一个月前店里来了这么个人,住了几晚,最后不知道怎么被人杀死在客房里。”说到这里,颜怡马上住嘴了,他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死过人的客房,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呢?

宋寂然一惊:“啊!端云叔被人杀死了。”宋寂然一想到从小对自己很好的端云叔死了,心里就很难受。

共 17005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情节曲折的传奇小说。作者通过描述宋寂然和李卫旗报仇雪恨、为民除恶的故事,深刻地反映出小说嫉恶如仇,为民除恶的主旨。整篇小说语言流畅,情节曲折感人,故事生动,波荡起伏,主旨积极健康,内润丰满感人,读之令人爱不舍手。一篇很优秀的传奇小说!感谢作者赐稿暗香,祝作者创作快乐,期待更多精彩!推荐赏阅!【编辑:红旗如画】

1 楼 文友: 2018-10-0 20:42:01 哎呦,竹子最近大手笔很多哦!问好,期待更多佳作。

2 楼 文友: 2018-10-0 20:42:05 小说树立起几个嫉恶如仇的英雄人物,值得欣赏!当然,当今是法治社会需要养成法治思维,一切以法律为准绳,而不能再像过去快意江湖!虽然如此,小说还是具有惩恶扬善的积极意义!欣赏佳作! 捡起诗针诗线,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 举起红旗红烛,耀我灿烂人生的征程。——野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