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都市咸鱼王 第二十八章 “僚机”登场

2019-10-12 19:34: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咸鱼王 第二十八章 “僚机”登场

张伟将盘子放下,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该怎么回答。

他不想在张姐心目中的形象打折扣,但又不能告诉她实情,因为那个实情比“他是个变态”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可要是承认了有女朋友,张姐又想见上一面怎么办?难道出去租一个?”张伟正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承认,“叮咚”一声,响了,来短信了。

张伟真想亲那个给他发短信的人一口,因为他可以趁着看短信的期间再想个辙,拖延时间,缓兵之计。

“维护你自己在张曼琳心中的纯洁形象,完成有奖励(不能承认有女友)。”

这是一条来自未知发信人的短信,张伟知道这又是一次“迷之提示”。

“我靠,这什么鬼提示?”张伟在心中翻着白眼,这莫名其妙的提示每次都给他出难题,虽然每次都真的有奖励就是了。

虽说如果他完不成这些难题,也不会有什么惩罚,但完不成的话那些“奖励”就没了,奖励没了,在张伟看来就是巨大的损失——就和赚钱一样,他觉得如果自己本该有机会、有能力赚到的钱,若是错过了,就跟被人抢劫了一样难受。

张姐还在一旁等着他回答,显然她对于张伟莫须有的“女友”很好奇——的确,张姐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把张伟往坏处想,毕竟“日久见人心”,认识久了,张伟的为人她是非常信任的。

“嗨,要不是姐你翻出来,我都搞忘了”张伟硬着头皮说道,他决定赌一把,悄悄打开企鹅号,找到一个好友,然后点开语音,把手背到背后:“你记得我以前写过一段时间小说吗?我开了个书友群,里面的人虽然都没见过面,但是相处得都很好,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其中有几个还曾经在我困难的时候救济过我。”

“这我知道,你和我提过”张姐听到“书友群”三个字的时候眸光一闪,“可这和内裤有什么关系呢?”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不是减肥健身了吗?”张伟指了指自己发达的手臂肌肉,“在减肥初期,我和其中一个借过我钱的书友在闲聊的时候,无意间告诉了他,他是个健身达人,也见过我的照片,说我当时那样的体型想减肥成功,是不可能短期内完成的,需要很久,然后我们就打赌,谁赢了,输的一方就要把自己手边最珍视的东西寄给赢的一方,最起码要等一个月才能要回。当然了,前提是这玩意儿不值钱。”

“很显然,我二十多天就练成了这个样子,是我赢了”张伟的谎话越说越顺畅,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于是,他就给我寄来了这条内裤,据他所说,他是个超级妹控,所以这条内裤是他偷的他妹妹的,给寄过来了,还让我好好珍惜它,否则会和我拼命,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说完这段话,张伟藏在背后的手指松开,语音发送出去了——没错,这就是以防万一的“串口供”,而他语音的发送对象,自然真的是他书友群中的一员。

张伟当然希望张姐能够就此相信他,但是既然自己否认了这是女朋友的内裤,那以张姐关心他的那股“家长范儿”,是不会轻易揭过此事的——信任是一回事,无脑地信任又是一回事,寄自己妹妹内裤这种理由,哪有那么容易取信于人?

果然,张姐脸上出现了狐疑之色:“哦?你群里还有这样的奇葩?不会是你为了金屋藏娇编出来的故事吧?”

“哪儿能啊我的姐”张伟一脸委屈:“我穷成这样,长得也不帅,还怎么金屋藏娇?这可都是事实啊,不信的话,我可以喊那个书友来证明我的清白。”

“那么,你所说的那位书友,是指谁呢?”张姐问道。

“呃,说了你也不认识啊”张伟答道,“就是群里的一个管理,名【经肛互撸娃】的那个。”

“哦

?是他呀?谁说我不认识?”张姐笑了起来,也拿出自己的晃了晃:“我其实潜伏在你的书友群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没说话而已。”

“啊?”张伟吃了一惊:“不会吧?你没和我说过呀。”

他忽然想起那次群里小伙伴“捐赠”他钱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打死也不跟他聊天,也不肯加他好友,而且还是个刚注册的小号,名叫“木弓”,现在想想,张姐的名字叫做“张曼琳”,把“琳”字的最右边的部分和“张”字的偏旁提取出来,可不就是“木弓”么?

难道张姐一直以来除了明地里,暗地里也在默默帮助他?

突然之间,张伟对于在张姐面前睁眼说瞎话地欺骗她,产生了很强的愧疚之心,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正所谓“覆水难收”,现在改口已经没有用了。

因为张姐已经举着,将沙发上的蓝白内裤拍了下来,在企鹅群里找到【经肛互撸娃】,然后发给他,附上文字:“这是你妹的吗?”

………………

华国大蒙自治区,红山市。

一个男人头上蒙着毛毯,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家的床上睡大觉,但不停抖动的小腿说明他并没有睡着。

毛毯蒙头是为了挡住从窗台上照进来的阳光,头是遮住了,却露出了小腿上浓密的腿毛。

因为昨晚太累,今天又是周六,所以他才想多睡一会儿,可刚才却被尿憋醒了,他懒得动,想继续睡去,但是膀胱都快爆炸了,又难受得紧——他需要一个动力才能让自己起床。

“滴滴滴!滴滴滴!”

“次奥!谁啊,大清早的!”男人掀开毯子坐了起来,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有人给他发了消息,就着这股起床气,他终于起床了。

男子一边下床,一边点开消息,然后愣了一下:“咦?垂天之奶?失踪人口回归了?还发语音?”

张伟已经好多天没有在群里冒泡了,艾特他也不回,私聊也没反应,群里人都挺担心他的。

点开语音,男子听到了张伟关于那个妹妹内裤“赌注”的谎言。

“什么鬼?这什么跟什么啊?那家伙发错人了吧?妹妹的内裤?他和谁赌的?”男子一头雾水,不知道张伟发什么神经给他发这么一段语音,只不过语音中提到是与“一个借过钱”的书友赌的,那范围就缩小了,他知道当时借钱的人就那么几个,包括他自己。

“原来他这段时间减肥去了啊,魔鬼训练?要不然怎么与外界断了联系呢……那个和他赌的书友,不会是在说我吧?可我也没妹妹啊”男子挠了挠头,决定先去撒完晨尿再问问看。

“嘘……嘘嘘!”

吹着口哨,男子一脸畅快地尿完,完事儿了还打了个寒颤抖了两抖,忽然又听到响了,应该是一条新的企鹅消息。

也不洗手,这家伙拿起点开来看,是一个叫“木弓”的女人发来的,一条挺可爱的女士内裤,还有一句话:“这是你妹的吗?”

作为群里的老司机,超级污妖王,联系张伟发的语音和这图片,他立马将前因后果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垂天之奶被查包,然后露馅儿了,紧急时刻需要他做“僚机”了!

“哈哈!作者君果然是最骚的,老夫没有看错你!”男子一脸兴奋,“可以啊,单身这么多年,最近招桃花了吧?啧啧!还发出这么别致的‘求救信号’,绝了。”

“我尿尿都不扶,就服你!哈哈哈,这锅就让兄弟我来给你背吧!”

茂名治疗白癜风方法
湘潭牛皮癣医院
抚顺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茂名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湘潭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