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笛声触目惊心曝光茶市黑幕

2020-09-15 21:0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触目惊心!曝光茶市黑幕

茶(tea),原本具有明确的内涵。将茶叶树上长出的嫩叶,采集、搓揉、烘晒或发酵之后,用水煮沸或浸泡出来的饮料,就是可以被国际社会共同理解的“茶”。这里所讲的茶叶树,在物种分类上属于杜鹃花目/茶科/山茶属/中国茶种。它的学名是Camellia sinensis。其中,Camellia是“茶”的意思,sinensis则是拉丁语中的“中国”。近年来,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我国合法和不法的药商和茶农,打着传统中医药的幌子,“开发”(实为“自我标榜”和“胡乱拼凑”)了许多不是用茶叶树嫩叶制作出来的“茶”。

导致这样的市场混乱,除了不可告人的利益驱动外,还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根源。在广东和湘南(我的家乡),当地老百姓一直把中药也叫做“茶”。“喝中药”的委婉说法也叫做“喝茶”。到中药铺“抓药”,通常也会被说成“抓茶”。“凉茶”其实就是中医认为可以退热解暑的中药。改革开放以后,广东对全国的影响超过了北京和上海。于是,“茶”的概念也从广东乱遍了全国。康乃馨茶、茉莉花茶、菊花茶、千日红茶、莲子心茶、苦丁茶、罗布麻茶、护肝茶、清肝茶、减肥茶、凉茶、润肠茶,等等,实在令人眼花缭乱。

面对如此混乱的茶市场,卫生部、农业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工商管理局等部门,一直采取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对它们完全放任自流。地方政府更是倒行逆施,努力把开拓谋财害命的药茶市场,也当成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做,一味地加大投入,一路绿灯地“办实事&rd届时一旦有NBA球队向远在中国打拼的美国球员抛出橄榄枝quo;。商人肆无忌惮的“开发”与政府放任自流的“监管”相结合,使得我们的老百姓莫衷一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放弃科学原则,丧失判断理性,不能对它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则随时都有可能掉进由“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设置的陷阱之中去。

当今中国的茶市场,造假的多,揭假的少。许多造假还具有复杂的利益链关系。因此,要把我国当前混乱不堪的茶市场理出一个清晰的轮廓,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典型案例分析来窥见我国茶市场混乱状况的豹斑。

第一个案例:苦丁茶

苦丁茶的基本原材料取自大叶冬青树(Ilex latifolia,Thumb)的树叶。这种植物在日本和中国都有发现。它是一种很好的观赏植物。除中国外,这种植物没有在世界上任何其它地方入药。我国先民最初将其入药,不晚于东汉末年或三国初年。《本草纲目》记载的“皋芦”就是这种植物。

可能有许多读者没有注意到,我国古代的中医著作很少记载入药植物的毒副作用。由于我国古代缺乏正确判断药理作用的方法,那些被记载为“神效”的药,绝大部分都不真实。倒是那些“大毒”或“慎用”的记载,比较接近客观实际。苦丁茶就是在我国古代医书中被罕见记载了一些副作用的“中药”。《本草纲目》记载苦丁茶的副作用是:&ldquo部分代表和委员历数丧葬高收费种种“怪现象”;令人不睡”。清朝的赵学敏读书不详,误以为李时珍漏记了苦丁茶,于是在《本草纲目拾遗》当中补记了这种植物的药用价值:“逐风、活血、绝孕”。由于它记载了“绝孕”,所以,苦丁茶实际上在我国古代的医生中很少被用于临床。作为茶饮料也不普及。尽管李时珍记载了“南人取作茗饮”,且“极重之”,但是,李时珍还是记载了“风味比茶不及远矣”。苦丁茶泛滥成灾是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以后。而且,在苦丁茶入市之前,没有经过任何科学认证,全凭一些不可靠的历史传闻,就稀里糊涂地流行起来了。

2001年,署名为Yuerong Liang, Weiyang Ma, Jianliang Lu, Ying Wu的四位中国作者,发表了关于茶叶与苦丁茶之间的成分比较研究报告。他们得出结论说,通常的茶叶含有16种氨基酸,而苦丁茶只有15种。茶叶所含氨基酸的总量是苦丁茶的15.8倍。此外,苦丁茶虽然也含有维生素C,但只有茶叶的22.1%,多酚也比茶叶少一半。1995年,《黔南民族医专学报》首次报道了用苦丁茶饲养家兔60天,通过尿蛋白,血肌酐及尿素氮测定,观察到了家兔的肾间质改变。这意味着,苦丁茶可能导致肾中毒。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对苦丁茶的理解并不一致。它导致了苦丁茶的来源非常混乱。2007年,我回家省亲,发现有不少农户在采摘并加工防己叶(我们当地叫“猪巴藤”)。我问他们:“你们采摘这些猪巴藤叶子干什么?”他们告诉我:“据说,这就是苦丁茶。有人到我们这里收购。九元钱一斤。”我告诉他们,“这不是苦丁茶,是防己。有毒。猪都不吃这种东西。”听了我的话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继续采摘这种所谓的“苦丁茶”了。

防己是马兜铃植物中的一种,富含马兜铃酸,可致严重的肾中毒。它已经在全世界(包括我国政府)被明令禁止入药。一些不法的“茶叶”商人,居然可以畅通无阻地深入农村,将这种东西收购为“苦丁茶”,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1992年,一位出国骗钱的中医生在比利时开了个中药铺,兜售由他自己配制的减肥茶。不少比利时妇女服用了这些减肥茶之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肾中毒症状。到1998年,被累积报道的死亡病例就达43例。由此,在人类疾病谱里增加了“中草药肾病”( Chinese herb nephropathy,CHN)这样一个疾病名称。德国、日本、英国都报道过这样的“中草药肾病”。这种被命名为“中草药肾病”的疾病,是由于患者服用了富含马兜铃酸的马兜铃科植物引起的。

面对如此严重的人类医学灾难和人道主义灾难,我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先是对国内封锁消息,后是淡化事件的严重程度。一直拖到2003年4月,国际社会普遍性地把注意力转向SARS的时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才假惺惺地发布文告,禁止了四种马兜铃植物(广防己、关木通、青木香、朱砂莲)入药。比较起来,香港卫生署面对这个事件要严肃认真得多。他们在SARS过后的2004年6月1日,明令禁止了72种马兜铃植物入药。更加令人发指的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宣布禁止四种马兜铃植物入药之后不久,又继续玩弄伎俩,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为振兴中医药办实事”,启动了所谓“订正正品木通”的“科研”工作,企图将已经被他们删除了的四种马兜铃植物,变换花样,重新拿回到大药房的药柜里去。

第二个案例:减肥茶

我国的减肥茶市场从来混乱,简直乌七八糟,一无是处。我国古代根本就没有什么减肥茶。然而,几乎所有的减肥茶却都打着“弘扬中医药文化”的幌子。

我国的减肥茶曾经出国兴风作浪,给中华民族脸上重重地抹黑了一回。这就是1998年发生在比利时的“中草药肾病事件”。

我国的减肥茶市场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国际影响,并没有惊醒我国政府加强监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反其道而行之,一再变本加厉地对我国混乱的减肥茶市场文过饰非,推波助澜。在这个背景下,江湖郎中无不欢欣鼓舞,纷纷跃跃欲试开拓“属于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土减肥茶。“假洋鬼子”们也不甘示弱,纷纷搞起了“洋减肥茶”。就这样,“土洋结合”,把整个中国的茶市场弄得乌烟瘴气。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我国留学生队伍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除学有所成者外,还有一些“假留学生”干起了“出国买文凭,回国骗钱财”的勾当。其中不乏从事医药欺诈的“海龟骗子”。网络上流行的“美国莱普顿花草减肥茶”,就是由“海龟骗子”杜撰出来的“洋减肥茶”的典型。

宝宝拉肚子看什么科
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小孩拉肚子不能吃什么食物
两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