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辐射丹枫女房客小说

2020-06-04 11:3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自从与媳妇离婚后,我就负气去了A市,在一家玩具厂打工。

那天我一觉醒来,习惯性地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发现屏幕一片漆黑,这才想起昨晚在回家的路上,稀里糊涂地死机了,不管怎样按开关键也没法开机。

这一段时间,我生活中产生的许多事情事前都毫无先兆。先是身壮如牛的老爸,头天晚上还跟村里的几个乡党喝酒划拳,第二天太阳照到屁股上,他还没有起床,手一摸,全身已冰冷,不知甚么时间死的。接着,媳妇又跟村里的一个建筑工头鬼混在了一起,她骂我是个窝囊废,屁事都干不成,要死要活和我闹离婚。我见事已至此,委曲过下去,对谁都是一种伤害,不假思索就同意离婚。

那天,我从被窝里爬出来,用脚从床底下勾出拖鞋来,套进去,起了床。手里捏着痴痴发呆,一时不知做什么好。待会儿,到市场转转,看能否修睦,若不能修,就买一个新的。

那天我来郊区看房子,大老远就看见门前有棵树,在风中抖着满枝的绿和星星点点的黄。走近了,我才看清那是一棵柑橘树。这个地方属于城郊,距离市中心有很长的一段路程,房子是旧平房,颓败得很,人踩在地板上吱吱发响。不过两间房月租仅有5百元,够便宜的了,放在市里,没有两千元甭想租下这么大的房子。

忽然敲门声响起,一声接一声。我开了门,只见门前站着一个身穿血红色鸭绒服的女孩,手里拖着1只淡蓝色拉杆箱。女孩说话的声音沙哑,喉咙像被砂纸打过一般。

她说是我的同乡小军介绍她过来的。我和小军是老乡,都是关中平原B县的,又一起在玩具厂打工。那天晚上,我与他饮酒,我说自己想找个房客,分摊房租。没想到,他真的就给我找了一个女房客,只是我的坏了,昨天晚上才没有接到他的。

女孩化装很浓,睫毛膏在眼睑印下一排褐黑色的污渍,唇膏把牙齿染得一片猩红。她自称自己叫小芳,和小军是朋友。我一听眼前为之一亮,一股电流瞬间欻欻流遍全身,麻酥酥的,忙把她让进屋来。

“小军说你要找个房客,他给你打了1夜都打不通,我急着找房子,所以我就直接来了。”我难堪地笑着说:“是有这么一回事,你坐。”

我给她倒杯水,让她坐在椅子上,就和她商量起房租的事来。我张口要五百元,期待她能还还价。“4百元,多一分也别想。”女人斩钉截铁地说。我心里顿时一阵狂跳,不知是兴奋,还是嘲笑女人傻。这个女人将替我交付大半月的房租,从现在起,我每个月将在这个屋子里白住多半月。那时,我其实不知道,她因水电费问题与房东产生争吵,被人家赶了出来,已在客运站的候机厅过了三个夜晚。

小芳住进来后,在很长的时间内,我俩都没有打过照面。我出门上班的时候,她还在睡觉;而我回家的时候,她已出门上班。我俩礼拜天都不休息,一周七天连轴转。我不知道她做甚么工作,她也不知我在哪上班。

2

自从女孩住进来后,屋里原有的秩序就被打乱了,多出了许多女人的专用品,如盥洗室里摆放的化妆品。

小芳的化妆品随便散落在盥洗的各个角落。洗手盆旁边放着几支唇膏,肥皂架边上放着两瓶指甲油,每一个瓶子、每个盒子都是黑黑的,里面混杂着女人的指痕唾沫和皮屑。对女人我不大懂,可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突然勾起了我的兴趣,让我浮想联翩。

有一天我上厕所,发现马桶旁边上的垃圾蓝里扔着几团染着黑色血疤的纸巾,散发着腥臭味,我恶心得要吐。我连忙将里面的垃圾倒在塑料袋内。有一天,我在盥洗室里搭毛巾的架子上看见了一条白色的内裤。内裤是用一条丁字形的窄布裁剪而成,布边上镶着精致的蕾丝,中间还用彩丝线绣着一朵红玫瑰。我盯着那朵玫瑰,觉得有块炭火在心里燃烧着,冒着一股蓝烟,嗞嗞发响,那是皮肉烧焦的声音。从那天起,小芳的影子在我的头脑里飞来飞去,像一只胡蝶,睁眼闭眼都是。

那天我没去上班,正睡着懒觉,忽然被一阵声响吵醒。因而,我穿好衣服,开门一看,小芳穿着一身宽大的睡衣,站在电磁炉跟前炒鸡蛋。热油里落进了几滴水,油花炸得噼里啪啦响。我故意咳嗽了1声,小芳才听见,回过头来看到我,惊讶得张口结舌。

她问我:“你怎么没去上班?”我从容地答道:“今天电力局检验线路,工厂放假一天。”她压低了音调:“我以为你今天不在,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小芳关掉了电磁炉,不过鸡蛋已炒老了,焦煳煳的很难看。她从锅里舀出一碗稀饭,喝一勺粥,夹1筷子鸡蛋,细嚼慢咽。我看着她那样很难受,忍不住责怪她,你好像一点都不饿。她赌气似的,将未吃完的饭倒在了垃圾桶。

她刚洗过澡,头发回没干,披散在肩膀上,滴滴答答地淌着水,看上去像是个中学生。我的脸有点热,眼盯着她说:“你长得不赖,不化妆或许更好看。”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没头没脑的话,心里就有些后悔。我与她仅仅见过两面,谈不上交情,怎样能如此说话呢?小芳撇了撇嘴,嗤之以鼻地说:“女人不化装,谁会看上你?”

我心里在琢磨,小芳是干什么的?难道她是夜总会的 ,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性工作者”。若是这样的话,她每次接客的时候,一定是浓妆艳抹,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忸忸怩怩的,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我张了张嘴,想问她,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小芳的眼睛就像雷达一样,马上探测到了我的内心世界:“你想问我是干什么的,对吧?”我的脸就是1热,这个女孩绝顶聪明,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马上就猜出我的心思。我问过小军,他说与她不是很清楚。小军和小芳是经过朋友介转移到建立以茶叶功能成分为原料的各种天然药物、功能保健品及个人生活护理品的开发上来。茶消费:天价茶高处不胜寒不可否认绍认识的。小军只知道她是贵州人,来A市快两年了,干过很多份工作。

小芳见我嘴动了两下,想说话没说出来,就反过来问我:“你想问甚么就问吧,用不着藏着掖着!”她这样1说,我反倒不好意思,嗫嚅地说:“没什么,没什么要问的。”小芳依然嬉皮笑脸,开玩笑似的吐出字来:“不问可别后悔,你只有一次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后悔个萝卜,小孩的牛牛肿了。”我说完话就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不该在女孩眼前说这样粗野的脏话。

小芳听着咯咯1笑,指责我:“你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和你开玩笑,你就认真的了。”说完,小芳从兜里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支烟。我心里1惊,听人说抽烟的女孩脾气都不大好,总爱絮絮叨叨,给男人找茬。我也想笑一笑,可脸绷得很紧,像冰箱里冷冻的一块大肉。“哥们,别这样严肃,人生苦短,该行乐时就当及时行乐。”小芳又抽出一支烟,朝我扔过来。我接过小芳递来的烟,点着深吸了几口,吐出个慢慢放大的烟圈,又一口气将烟圈吹散。小芳看见了,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咱们也别兜圈子了,好不好,能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吗?”我把一根烟抽到了头,终究像个男子汉一样,问了我想问的问题。小芳站起来,把吃饭的碗哗啦哗啦地扔进了水池子。“晚了,我刚才给了你一次机会,可你错过了。”“你不能这样吧!”我责问她,可她只顾埋头洗碗洗锅,毫不理睬我。

那天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见过面。不过,我发现小芳趁我上班的时候,常常往家里带人来。证据是茶几上最近出现的一个银灰色金属打火机。这个打火机从外形上看像一只手抢,1扣扳机,火就打着了。显然,这不是小芳的东西。

又过了几天,我发现有1只塑料袋,打开那个袋口,发现里头有10几个空啤酒易拉罐。还有一天,小芳忘了清空茶几上的烟灰缸,我数了数,里面有十二个烟蒂。从那天起,我就开始留意垃圾袋里的东西。渐渐的,我可以根据垃圾袋中的啤酒易拉罐和烟蒂数量,大致推断出家里来过几个人。

我开始猜想她在家里趁我不在的时候,会和那些人干些什么。想着想着,也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就会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显现在眼前。他们在一起吸烟、喝酒,然后她把自己脱个精光,躺在床上,任由来客搂抱,干些龌龊的事情……

那晚,小芳闯进我的梦中。她的面容是模糊的,由于我们只见过两次面,彼此没有深谈过,互不掌握对方的底细。不过,1想起她,我恨不得扑过去拥抱她……

3

就在我发现茶几上烟灰缸里有十来个烟头的那一天,我气得要爆炸了,在冰箱上贴出了一张条子:“不要再往家里领闲人来。”其实这张纸条子已在我脑中盘桓了好久,只是碍于情面,我没有说出来。不过,小芳总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领陌生人过来,让我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我期待着她有所回应,可半个月过去了,她却沉默着,这让我觉得有点尴尬。我以为她理屈词穷,让我捏住了痛处,这才不肯言语。只是我当时其实不知道,她照旧在做着她认为该做的事情,只不过用更加奇妙的方法,及时烧毁了“罪证”,让我干看肚子疼,不好再说什么。后来我还是从垃圾蓝中找到了几个空啤酒罐和烟蒂,但数目已大幅度减少。我估摸着她大概已懂得了规矩,不再领陌生人来家。

有一天我感觉身体不舒服,头晕,四肢无力,在车间干活的时候,手颤抖不止,便请假回家休息。

我蹑手蹑脚地开门进了屋。我知道小芳平常是晚上七点多钟才去上班,这会儿说不定还在睡懒觉,我不想惊扰她。自从我贴出那张“不要再往家里领闲人来”的字条后,冰箱的门上没有出现过新的字条。她耐人寻味的沉默态度,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料想是她心虚,成为践行伟大中国精神的一面旗帜。他的感人事迹,对于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牢固树立宗旨观念,更好地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对于推动当前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不敢面对我。

家里很安静,我在床上躺下,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我隐隐约约听见厕所里有些响动,声响很沉,咚咚咚咚的,恍如不是女人。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心想:难道小芳老毛病犯了,又领闲人来家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惊醒,像是甚么东西摔碎了。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变态狂,变态狂!”女人的喊叫很快被一个男人的吼声压了下去:“老子花了两百元,就该好好享受享受!”屋里安静了片刻,女人的哭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像是让被子蒙住了嘴,咿咿呜呜的,声音不是很逼真。“你把这当作了什么地方?”我气坏了,鞋子也没顾得穿上,光着脚踢开了小芳卧室的门。

屋里一片狼藉,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白酒味道,地板上撒满了烟蒂和玻璃渣子。床上两个人正在做爱,一个胖男人骑在一个女人身上。男人很肥,肚子上的赘肉一叠一叠的,几近覆盖住了女人的大半个身子。

两人看见我,同时吃了1惊,倏地坐了起来。女人拉过被子捂住了身子,男人则爬到床沿上,慌慌张张地穿着裤子。“你是谁?”我大声喝问。“这个你得问她。”男人指了指床上的小芳回应道。

男人此时已穿好了裤子,说话的语气里就有了几分镇定,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问:“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滚!”我喊出这个字时,觉得喉咙冒着火,巴不得杀了他。

男人贴着墙壁从我身旁灰溜溜地走了过去。临出门的时候,嘴里嘟囔道:“你是哪座庙里的和尚,凭甚么管这类闲事?”男人砰地一声关门走了,屋里安静了下来,就是地着落张纸也能听得见。我期待着小芳说句感谢话,可她没有。她怔怔地盯着窗户,一动不动地沉默着。窗帘没拉严实,正午的阳光从幔帘的缝隙里钻进来,给阴暗的房子增加了一丝生机。

此时,我的脸涨得通红,太阳穴变成了青紫色,牙齿紧咬,咆哮道:“你这个婊子给我立马搬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晚上我在外面浪了一圈回到家中,发现小芳没有走,正扒在饭桌旁睡着了。桌上摆着几道菜,蘑菇炒肉、西红柿炒鸡蛋、油炸花生米、酸辣肚丝汤,全是我喜欢吃的。我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不成想脚步声惊醒了她。小芳银铃似的声音传来:“我给你做了顿饭,就算是报答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我摇摇头,说吃过了。小芳这次没有化妆,皮肤变得白净水嫩。她说话的声音颤巍巍的:“大哥,我能不能,再住一夜?”我好不生气,刺耳的话顺着嘴吐了出来:“我不是你大哥,这是民房,不是妓院。”她低头梗咽哀求道:“大哥,晚上我真的没有地方去,明早我一定走。”我没有吱声,算是默许同意了。

女人站起来,一声不吭地整理了桌子上的饭菜,进了厨房。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接着,不锈钢锅发出了嗡嗡的震颤,小芳在烧开水。

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芳端着一个圆木盆从厨房走了出来。她来到我眼前,把盆子放到我的脚下,盆里的水如火如荼。小芳说我给你洗洗脚,这就上前蹲下脱我的袜子。小芳把我的脚放进水里,我极不情愿地用脚扑腾了几下。可看着她的脸像一块红布一样,不知怎样,我的热血涌满全身,完全不能自控自己。

小芳边给我洗脚边说:“你曾问过我是干什么的,我在时期丽都足浴休闲广场打工。”这个我早就猜到了,像她这样文化程度不高的女孩子,除在发廊、推拿院、夜总会打工,还能干些什么呢?“大哥,我今天要给你好好洗一次脚。”我心里好不生气,你在时期丽都足浴休闲广场打工,那里可是正规的营业场所,绝不会允许谁在那儿卖淫。

共 910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案】小说中的“我”在A市打工,租了1套房,为了省房租,想找一个合租人分担房租,朋友介绍来一名合租者是女的,叫小芳。小芳本来有租房,因水电费问题与房东产生争吵被人家赶了出来,已在车站候车室将就三天了。合租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她在洗足城打工,后来发现她还带男人回来住,有卖淫嫌疑。终究有一天,被“我”无意中逮个正着,“我”将嫖客赶走后,小芳才哭诉出真情,原来她的父亲心脏有病要放支架,需要12万元的费用,她和两个姐姐被父亲安排出来打工,任务是年底每个人要挣到四万元带回家。小芳由于没文化找不到好工作,就在洗足城打工,由于她长得漂亮,就有男人撩拨她,她发现这样挣钱快,就偷偷地将男人领回出租屋……“我”出于惭愧和同情心主动捐给小芳一千元,并抵抗住了小芳要以身相报的诱惑。5年后,“我”和女友在公园约会,偶遇小芳,她已是两岁男孩的妈妈了,因为她看“我”有女友在侧,就装着不认识没有打招呼。这个结尾很有匠心,暗喻小芳的卖身真的是出于为父治病的无奈,1年后就恋爱成家了。文中有几处比喻很新鲜、贴切,恰到好处。比如:女孩说话的声音沙哑,喉咙像被砂纸打过一般。全篇文字精炼,叙事层次分明,文字干净,反应了贫困家庭的无奈,使人怜悯和感动。力推佳作!【:湘西古痴】【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22:42 故事情节很好,内容感人,值得一读。问好作者,感谢赐稿丹枫,期待精彩继续。

2楼文友: 22:02:26 故事情节逼真,人物形象鲜明,情感真挚动人,是一篇能够吸引人的好文章。

楼文友: 22: : 2 全篇文字精炼,叙事层次分明,文字干净,反映了贫困家庭的无奈,令人怜悯和感动。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4楼文友: 16: 7:26 《女房客》感动人心,人生艰苦啊! 麦浪汹涌,我持锹远望,风如野马,高天似靛。

大人得了湿疹消除的妙招是什么
能够杀菌敛汗的药物
真菌引起的灰指甲怎么治疗
止汗露对狐臭有用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