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辛德勒的名单声音评析人性的呼喊

2019-12-08 03:5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辛德勒的名单》声音评析,人性的呼喊

导读:《辛德勒名单》声音评析 战争是人类永远无法摆脱的诅咒,人性心底最丑陋、麻木的野兽都在战争中被唤醒,踏上无间地狱的深渊之路。反战是人类文学...   《辛德勒名单》声音评析

战争是人类永远无法摆脱的诅咒,人性心底最丑陋、麻木的野兽都在战争中被唤醒,踏上无间地狱的深渊之路。反战是人类文学史上一个永恒的主题,在影视艺术的表达上,可能谁都不会对此有比拥有着犹太血统的世界级大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解读的更为深刻。与他的御用配音师威廉姆斯亲自谱写的乐曲一起成为奥斯卡传世的华章。

电影《辛德勒名单》根据真是小说《名单》改编,讲述了一个在二战期间德军对于犹太人实施的种族灭绝政策下,军火商、花花公子,奥斯卡.辛德勒所救助的1100犹太人生命的故事。

随着辛德勒导演的黑白的电影基调,威廉姆斯的配乐可谓是恰如其分的表现到了这种压抑、阴沉、绝望的气氛。

开篇用的音乐依旧是小提琴玄乐,悠扬轻快的小提琴和着低沉宛转的管乐将德国纳粹上层晚宴的奢华、奥斯卡内心的玩世不恭和灵魂虚无的对比清晰地捕捉到,缓慢的送达到观众的耳畔,欢乐声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沉思为影片后来的叙事做了铺垫。

奥斯卡的花花公子形象虽然已经在影片前十分钟内成功的塑造了出来,但是在面试犹太女秘书的时候,轻佻、欢脱的音符夹杂着打字机快慢不一的节奏流泻出来,将奥斯卡.辛德勒内心的飘然、荡漾与犹豫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困顿中的小插曲不仅与前面犹太人在工厂成为苦役的闷响成为对比,更让情节一张一弛,更具有艺术表现力,适当的舒缓了观众紧绷的神经,也显示出人们苦中作乐的黑色幽默与坚韧的生命力。

起初,辛德勒的会计也并不喜欢这个利用战争的投机商人。那时的辛德勒尚为战争带来的商机窃喜不已,渴望能在这里闯出一番天地。在与妻子跳舞时的那段高昂的交响乐,适时的勾勒出了辛德勒的野心

是什么让这样的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辛德勒成为让所有犹太人尊敬有加的救命恩人呢?

{直到一天早饭时,一位被纳粹党打残废的工人连续拜访辛德勒好几天,只是为了当面对辛德勒道谢,谢谢辛德勒让他成为有价值的劳动力。就连在离开时也在对辛德勒充满祝福:“god blessing u,sir。”辛德勒并没有说话,将头转向窗外,他并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忠厚老实的犹太人了(后来被纳粹党当成无用劳动力而被射杀),羞愧和被欺骗的愤怒两种情感矛盾充斥着辛德勒的神经。}

辛德勒和女伴骑马出行时刚好在城郭上看见了阿蒙带领的犹太区大屠杀。威廉姆斯运用纯质的童声合唱演绎枪林弹炮中的犹太居住区,无数无辜的犹太人被从自己的家中捉捕,或者直接枪决。辛德勒和夫人一起在山峦上观看了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儿童质朴无辜合唱的圣歌用声画对立的方式,与实施暴行的德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犹太人的形象显得更加无辜和无助。童谣中对希望的祷告和对战争的控诉再次冲击了辛德勒的心底,童谣清澈的像溪水般流入辛德勒的心田,灌溉着蠢蠢欲动的良知。

德军丧心病狂的用听筒辨别藏匿的方位,抓出一批批犹太人,一个身材瘦小的犹太男子躲藏在钢琴后,却不小心触动了琴玄,闻声而来的德军随机展开了疯狂的扫射。楼上的枪声在不断的熄灭生命之火,楼下莫扎特的曲子也在被德国军官急促的演奏着。枪声急切的冲锋着,莫扎特不屈的精神却也奔腾着

,跨越了时间、空间、民族的界限,凝练成为对生命的渴望和振奋。犹太人不会轻易认命,他们用着自己的方式无声的抗争着命运。上帝赐予各民族平等生存的权利,没有人可以轻易剥夺。

影片中最经典的一段音乐《》在辛德勒首次救助了工厂之外的老犹太夫妇开始奏起。平缓、坚定的钢琴独奏慢慢在辛德勒的心底荡漾开来。辛德勒曾说过:“战争只能激发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而非是善的一面。”在他将老犹太夫妇的名字告知史登的那一刻开始,也许在辛德勒自己都未曾发现的善意像已在风中散开的钢琴声,轻声奏起,最后演变成强烈的交响乐,坚韧而有力

电影中有首插曲是属于二战战犯阿蒙的。这首歌剧曾经出现在一部宣扬德国战争的宣传片中。英俊潇洒的德国军官爱上了唱歌剧的女高音,受威胁的女高音偷了德军的地图拯救自己的朋友,却在最后在德国军官怀中被联军杀死。

歌剧声优雅而高昂,充满了对纯洁爱情美好的幻想和危险的诱惑。阿蒙在生活中也许只是孤独的大孩子,他爱上犹太女佣海伦,却苦于内心深处的挣扎。他之所以可以把人命当成儿戏,随意处决犹太人的性命,不过是因为自我催眠犹太人其实算不上人类而已。如果他真的承认了爱上了海伦的话,他就必须承受起这些对“人类”犯下的累累暴行。爱情和良知在心里拷打着阿蒙被扭曲的心理,这部歌剧却不断的引诱着阿蒙对走下楼梯向海伦告白。

内心深处挣扎着的欲望和外部条件矛盾冲突时,歌剧对爱情的歌颂和向往,引诱着他面对最真实的渴望,撕毁了阿蒙的伪装。影片中的另一边,平行蒙太奇讲述了在脏乱的犹太区,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侣正在举行简陋的婚礼。与阿蒙不断伤害自己喜欢的女子形成鲜明的对比。阿蒙虽然有地位、财富却连爱的权利都没有,战争对人性的异化可想而知。高昂、凄厉的歌剧声中把阿蒙的迷惘、挣扎和煎熬成功展现出来。

在史登在打字机上敲出获救名单的时候,《》再一次响起,尽管这首乐曲多次早影片中响起,但是每次出现都不是同一种乐器的演奏。在影片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用的是舒缓的钢琴曲阐述辛德勒逐渐苏醒的善念。在与史登告别的时候,响起的虽然是同一章乐曲,却是用吹奏的。是两人对这段跨越种族、主仆友情的告别。回荡着的如泣如诉的乐章更细腻的表现了辛德勒沉重的心情和史登的绝望。乐曲演变到最后,最终汇聚成交响乐的齐鸣,每个人复杂的心绪交杂在一起,所有的不甘、愤怒、悲伤、反抗凝聚在这一时刻,汇聚成乐曲,飘向这个战火纷飞下的世外桃源。

犹太牧师带领大家唱过两次圣歌,一次在辛德勒的提醒下,与犹太教的众人一起合唱。歌声穿过了墙壁厚厚的隔阂,传到了德国军官的耳旁。洪亮的歌声像犹太人民顽强的个性一样,敲击着德国军官的耳膜。在战火中的感恩往往比往常的忏悔来的更加动人心魄。第二次牧师吟唱这首曲子的时候,德军已经宣告投降。牧师的歌声却没有那么飞扬,为死亲人的感伤、与辛德勒分别的不舍,还有更多的是对整个民族未来的忧愁。

影片音乐风格类似《教父》,民族风格显着。犹太教的圣歌和唱诗班的合唱将战争与死亡提升成对于宗教和哲学问题的探讨。利用音乐深化了主题。多次被反复吟唱的犹太圣歌集中表达了犹太民族对命运沉重的控诉,却又满怀希望和充满信仰。像历史上的犹太大迁徙一样,他们用歌声作为前行的武器。充满异乡曲调的民谣低低的漂浮在波澜起伏的草原上,像是对这种无法抗拒的命运的控诉,又像是为扑朔迷离的前路祷告。

影片中最出彩的一章乐曲莫过于在镜头切回彩色画面,当年被救助的犹太人以及当年的犹太后裔排着长队看望故的辛德勒。低音大提琴低沉的声音在山谷中悠悠的回荡着。像是在诉说,又像是怜悯。真正的战争没有赢家,是人类创造出的乐声在怜悯人类,控诉战争的罪行和人性的丧失。只有真正懂得战争的导演和作曲家才能将这些情怀融入电影中,并潜移默化的影响观众。

作者Silence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