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有妖气客栈 第六百二十九章 念念不忘

2020-05-22 06:1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妖气客栈 第六百二十九章 念念不忘

“小白?”叶子高走出去,看到白高兴后一怔。

半个月不见,白高兴大变模样,脸上蓄了络腮胡,身子也消瘦许多,整个身子弥漫着一股萧索和忧郁。

“这是?”叶子高把目光放在棺材上,“安放?”

丈夫被杀后,安放领着她的黄狗天马,从南荒一路追杀凿齿到了妖城,期间领着天马来过客栈。

白高兴就是那时对她念念不忘的,只是一直没回响,一直到现在也是。

白高兴点了点头,淡淡一笑,背着棺材踏步走进了客栈,后面的叶子高和富难跟了上去。

余生在客栈门口全听到了,待白高兴进门放下棺材后,递给他一杯炮打灯,下巴点了点棺材,“把她复活?”

照海镜作为东荒王的神器,神奇之处在于只要有身体或灵魂存在,便能把人复活。

当初在扬州的上空,余生甚至复活了一头干尸,复活安放不成问题。

高兴低头看了看天马,见它卧在棺材身旁,舌头舔了舔棺木上的雨水,哼唧着把头枕在爪子上。

狗子似乎察觉到了它的悲伤,把方才在享用的狗盆叼过来放在天马的面前。

见它无动于衷,狗子的丑脸僵硬一下后转身跑到木梯后面,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把一坛绍兴酒叼出来。

狗子顺便把自己饮水的盆掀翻,把酒倒在里面推到天马的面前,示意它俩狗借酒浇愁。

“狗子快成妖了。”叶子高感慨的说。

富难另有话说,“这孙子居然比我还富裕,平日里我都舍不得尝一口绍兴酒。”

“得了吧,别说过狗子了,老鼠都比你富裕,忘了它们救济你的事儿了?”叶子高揶揄富难。

不理俩人在后面的插诨打科,白高兴仰头把手里的炮打灯一饮而尽,“不用,让她入土为安吧。”

安放,幼时孤儿,一生终得安放时,凿齿却毁灭了这一切。

她一路寻找,一路安放,终于在复仇上安放了自己的一生,得以无憾的离开去往轮回,寻找她的丈夫。

虽然心意她,但白高兴知道,安放最多把他当成路途上遇见的一位朋友,绝无意于他。

既然如此,把安放复活又如何?

面对再无牵挂的世界,只是徒增她的痛苦罢了,而且白高兴也不想听安放对他说出那个答案。

有些人,有时候,不是爱了就一定要有结果,念念不忘,不是必有回响。

后面的富难和叶子高一怔,富难不理解,“为什么?复活你才有机会。”

叶子高拍了拍富难的肩膀,“你不懂,这就是爱情啊。”

富难回头望着叶子高,“好像你个花心大萝卜知道一样。”

余生拍了拍白高兴的肩膀,“一切按你的决定来。”

安放来自很远的地方,把她送回去不现实,好在人死之后,灵魂是自由的,白高兴知道她会自己去往任何想去的地方安息。

因此白高兴决定把安放葬在镇子上。

“葬在掌柜的坟上吧。”富难口无遮拦的说,反正老余的坟也是空的,省的挖坑了。

“哈哈”,叶子高笑起来,“那可真成挖刨自家祖坟了。”

余生瞪了富难一眼,“尽胡说,为什么不葬在你家祖坟上。”

富难也知道说错话了,尴尬的一笑,“不是不行,只是我家哪有祖坟啊,即使有现在也不知道草有多高了。”

余生收起了笑容,叹一口气,说道:“就葬在湖边吧,风景也不错。”

白高兴点了点头,当即拉着说错话的富难去湖边了,连夜挖出一个洞,把安放葬在那里。

白高兴又找来一块木板,让余生笔走龙蛇的在上面刻下了一行字“安放之墓,友白高兴立。”

安置妥当后,天马趴在坟前迟迟不离开,狗子也陪着它卧在旁边。

余生见状,让富难取了一些芭蕉叶,在坟前为它们搭了一个窝。

那一夜,白高兴很晚才睡,拉着余生一直饮酒,作陪的还有农神,他提醒余生,要小心河上游,大雨倾盆之下,很有可能爆发山洪。

余生点了点头,镇上的百姓对这不是没有担忧,因为五六年前就爆发过一次山洪。

当时幸好有老余的提醒,镇上的百姓聚在客栈才免遭了被洪水淹没的厄运。

余生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客栈之外一片汪泽,茫茫不见任何建筑,扬州水灾更严重,许多百姓在一夜之间化作了水鬼。

今番雨更大,里正非常重视,早早就安排了人守候,一见不对就将敲钟让乡亲聚到客栈。

到了客栈就不太担忧了,毕竟天下会玩水的小龙人里,余生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只能往七八九排。

饮酒罢,余生上床休息时已经后半夜了。

他担心的望了望扬州的方向,不知道在大雨之下,扬州有没有事情。

后半夜余生一直睡得不踏实,屋顶落下的雨珠打在檐下芭蕉叶上,弹“吧嗒”作响,让记忆跟着被弹起,落在枕头上。

牵着着余生的思绪,一直到天蒙蒙亮。

睡不着的余生迫不及待的起身,推开窗户,大雨成为了细雨,绵绵不绝,似无绝期。

烟雨蒙蒙罩着大地,望不见扬州的方向,湖的方向更是浓的化不开。

睡不着觉的余生下了木梯,客栈大堂悄无声息,只有伥鬼坐在桌子上,对着敞开的大门饮茶赏雨。

余生走过去为自己斟了一杯茶,问:“狗子呢?”

伥鬼指了指后院的方向,余生端着茶杯出去转了一圈,见狗子和天马依旧趴在坟前,不过精神还好。

旁边还散落着几个酒坛子,可见狗子这孙子在夜里没少回客栈盗酒。

不过看在天马的面子上,余生暂时饶了它。

他端着茶杯又回到了客栈,见伥鬼依旧在饮茶,不过多了一个鬼陪她。

凤儿听到脚步声后回头看了看余生,眉宇间也有化不开的愁绪。

余生坐下,奇怪的看着俩人,“怎么着,一下雨你们俩怎么愁眉苦脸的?”

伥鬼“嘎,嘎”的叫了两声,虽然余生听不懂,但猜了个十有八九。

他回头看着凤儿,“伥鬼被水淹死的,忧郁一下还情有可原,你是怎么回事?”

凤儿叹一口气,发出“哎”的声音,扣除一个字后不说话了,默默看着余生,似乎一切尽在无言中。

“你也是被水淹死的?”余生猜到,他一般不喜欢跟这俩人聊天,太累。

凤儿摇了摇头,她伸手在自己的胸口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在脖子处抹一下,示意她是在雨天被人杀死的。

“什么?”余生停下手中的茶杯,“杀人凶手找到没有?”

凤儿摊了摊双手,示意没有。

这就不能忍了,余生站起身,“居然敢杀我的人,凤儿…”

见凤儿抱胸,余生翻了个白眼,“抱歉,是我口误,你想当我的人还当不成呢。”

“说,谁杀的你,本掌柜替你报仇。”余生重新坐下。

凤儿摇了摇头。

“怎么,你怕我打不过他?”余生挽起了袖子,“告诉你,在东荒没有我不敢打的人。”

凤儿又摇了摇头,用手比划着写道:“不知道凶手是谁。”

“不知道凶手?”余生皱起眉头,又看凤儿一眼,见她浑不在意的去陪伥鬼饮茶赏雨去了。

余生知道凤儿是在成亲当晚去世的,现在还没找到凶手,想来在扬州也是一段奇事,余生决定待会儿盘问一下周大富和富难。

周大富昨天呆在了客栈,一直在大姐头的屋子里钻着。

还好人鱼之间的隔阂让周大富干不得坏事,不然余生早把他赶出来了。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经络疏通后要注意事项
衡水男科专科医院
宜昌白斑疯医院
黄山白癜风医院
深圳白斑疯医院
郴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广东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