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轮回武典 第二百三十三章 厚颜无耻,直接放人!

2019-10-12 23:0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武典 第二百三十三章 厚颜无耻,直接放人!

“该死的混蛋!”

龙思玲双目喷火,本来还觉的分身有担当了一回,没想到不让自己去是害怕自己坏事,这混蛋真是太过分了,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办好,看本师姐如何给他穿小鞋。

龙思玲异常的愤怒,恨不得立马追上去,不过她倒也没有这样鲁莽,分身虽然可恶,但是有一点还是没有说错,自己跟诸位同门在一起最好,毕竟只有她是至神,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也会有一个照应。

给我等着,要是将事情办砸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

司徒崖眼中尽是兴奋之色,今天真是意外之喜,没想到随便逛逛街,居然还能遇到此等尤物。虽说陆雪妍不算那种美得惊天动地的女人,但是她的骨子里有一宗非常吸引人的特质,司徒崖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女人弄到手。

对于司徒家大名鼎鼎的纨绔来说,要追求一个女人实在是太简单了,二话不说就将其掳回家。至于会否遇到麻烦,司徒崖还真没有认证考虑过,在他看来自己背后有司徒家,就算是那些超级宗门也要给几分面子,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宗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公子,事情怕是有些麻烦了。”

一个衣着性感的女子出现,她的脸上写满担忧之色。

司徒崖不以为然道:“麻烦?本少爷麻烦还少嘛,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既然是麻烦,本少爷全都接着就是,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司徒崖现在满脑子都是掳回家的美女,哪有心情跟时间去理会其他。

衣着性感的美女叹道:“公子,这回是真的有大麻烦,被您搬回来的女人乃玄门弟子,如今我们强行将玄门亲传弟子掳回来,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引发两大宗门之间的冲突,这事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

“玄门?可是那个独占玄土的玄门?”

司徒崖虽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但是这个玄门还是听说过的,这可不是那些玄武世界中的无名小族,可以喊打喊杀,随便就能摆平的。司徒崖的脸色阴沉下来,来回踱步片刻,扭头看着不远处一个跟班道:“当初我强人时可有人看到?”

司徒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如果没有人看到那自己打死不认就是,如果有就去杀人灭口,现在应当还来得及。

作为狗腿子,自然知道主子是什么心思,他很是无奈的道:“有,当时好像有几个玄门的弟子,少爷将人抢走后没有管他们,相比现在这个消息传出去了。”

司徒崖闻言顿时无语,他知道当时的确有不少人非常愤怒,更知道跟着陆雪妍有关系,当时就是因为这些,他才没有杀人灭口。司徒崖很享受那些人愤怒的眼神,然后跟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日久生情,这让他很有征服的快感。

当时只顾增强征服快感了,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坑,会将自己坑进去,要是杀人灭口该多好。

“现在杀人灭口是否来得及?”

司徒崖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一身性感的美女叹道:“这次玄门来了很多弟子,听说好像是来这片星域试炼,这次领队的就是两个至神,至于其他高手没有看到,不过我感觉应当会在暗中跟着,要想杀人灭口难度太大,属下不建议让公子去做。”

司徒崖遗憾的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不能杀人灭口这就有些麻烦了,你们说我不想将人交出去,要如何才能让本公子抱得美人归?”

一群手下面面相视,他们很是无语,公子爷都这时候了还想着抱得美人归,难道不知道这个可能性太低了吗?

“公子爷,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人,一旦事情闹大了,上升到宗门的高度,对公子爷没有任何好处。”

司徒崖再度郁闷的叹了口气,虽然他身后有人,势力非常强硬,但是为了一个女人得罪玄门可不是划算的事情。

“陆小姐,这次将你请来其实本公子就是想要跟你多亲近一番,千万不要误会,这只是纯粹的友好交谈,绝不会牵涉任何附带的意思。”

司徒崖虽然是纨绔,但是这家伙拿得起放得下,而且在发现事情会很麻烦之后,一转眼就决定将人放了。

陆雪妍非常漂亮,虽然跟司徒崖身边那位衣着性感的美女有些差距,但是她骨子里有种很特殊的气质,让自认色中之狼的司徒崖总是很冲动。本来司徒崖就是那种冲动上来脑子会发热的人,可以说碰上陆雪妍这种美女,很容易犯错误。

“你到底想玩什么?”

陆雪妍强忍着心中的惊慌跟愤怒,作为顶级皇自然是强大的,如果没有限制手段的话,她有绝对的信心将司徒崖轰杀至渣。

“陆小姐误会了,我们公子其实只是开玩笑的,他对您仰慕久矣,突然看到习惯性冲动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鲁莽的举动。”

性感的美女嫣然一笑,她的笑容真的很能感染人,原本心中充满愤怒的陆雪妍一愣。不过陆雪妍也不是好忽悠的,修为能够达到圆满皇的地步,就算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她对于司徒崖前倨后恭的行为明白的很,这肯定是因为忌惮玄门。

“只要你们将我放了什么都好说。”

陆雪妍深吸口气,咬牙看着司徒崖。

司徒崖摊手道:“我将陆小姐请来只是做客而已,其实我至始至终都没有限制陆小姐的自由,陆小姐要想离开,随时都可以,在下只希望在将来能够成为朋友。”

“你真的让我离开?”

陆雪妍有些吃惊的看着司徒崖

司徒崖笑道:“这是当然,我这次是请陆小姐过来做客,虽然过程粗暴了一点,但是我绝对不会限制陆小姐的自由。”

司徒崖一本正经的说,将自己强行掳人举动完全当做是一时冲动,这家伙真是脸不红气不喘,厚颜无耻到这个程度还真是不简单。

河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中卫白癜病医院
河源妇科
河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中卫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