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永恒之心第0809章画戟之威

2020-01-25 15:4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之心 第0809章 画戟之威

阎血天爬了起来,面色惨白,目中透着不甘与绝望。

半步凝星的圣主,由于刚炼化残破玄器,能够发挥出七成左右的威力。

尽管如此,以他的修为加上残破玄器,足以碾压一切。

玄器之中蕴含的奥义力量,几乎碾压他的意境之力,再加上半步元力对真元的碾压,就算是阎血天,也难以安然挡下对方一招。

“没想到你竟掌握了如此神兵利器。”

阎血天咳嗽几声,血液喷溅而出。

在昆云界,残破玄器绝对算得上顶尖的神兵利器,甚至除了圣主手中的那一件,还能否找到第二件都是个未知数。

“我想现在你已经明白了吧,一切挣扎都是白费,今日注定是你的死期。”

圣主眼中透着一丝阴戾。

若不是陈宇、血莲圣女等人支援而来,他根本不需要动用残破玄器,就能灭杀阎血天。

而对方不仅打乱了他的计划,更是令他身负伤势,若没有残破玄器,只怕还有可能栽在这些人的手中。

不过既然自己拿出了底牌,一切就已经结束,结局还是跟自己预料的一样。

看着如此得意的圣主,陈宇心头一阵不爽。

但圣主的确强大,他若不是呆在昆云界这小界面,只怕已经突破凝星王者了。

“此战不能输,一旦阎血天、血莲圣女死亡,只剩我一人那该如何对付圣主?”

陈宇心头思索着。

以他如今的力量,很难伤得了圣主,只能动用强力底牌。

第一张底牌,血星圣丹。

此丹能够增幅陈宇的战力,但具体增幅多少,他目前也不清楚,且还会留下一定的后遗症。

第二张底牌,赤翼圣龙的一滴血液。

自食神宴上,神秘心脏凝炼出一滴血脉之力后,陈宇便将其当作保命底牌。

而这张底牌,只能使用一次。

若不是生命受到威胁,他不愿意将其使用掉。

至于第三张底牌,就是师尊寂血王赠予的玄器了。

就在此时。

血莲圣女的声音,回荡在陈宇脑海:“你先撤,逃的远远的,逃离昆云界。”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血莲圣女内心也充满了恐惧,毕竟这一次是死亡威胁。

但她似乎打算,不顾一切代价,让陈宇撤走。

“等你日后突破凝星王者,记得替本座报仇,杀了此贼。”

血莲圣女继续说着。

另一边,正缓缓走向阎血天的圣主,忽然察觉到血莲圣女体内的真元波动,不由轻蔑一笑:“竟然还打算反抗?”

轰!

血莲圣女体内忽然爆发出一团庞大的血雾,瞬间化作一朵巨型血莲。

莲花绽放开来,所有的力量都聚集中心,形成一个鲜红璀璨的血色花苞,照耀出一道血红琉璃的光柱。

嗡咻!

那血红琉璃光柱,散发着可怕的血道气息,仿佛能抽取一方天地的生机力量,壮大自身。

“愚昧不堪。”

圣主冷哼一声。

就算是没有残破玄器,血莲圣女这一招他也不惧。

“快跑。”

血莲圣女施展出这一招之后,陡然一喝。

“哦?原来是为了掩护那小子。”

圣主目中透出一股凛冽杀气,手中半截枪杆挥动而起。

他最仇恨的是阎血天,跟自己斗了两百多年。

其次就是陈宇。

幽海护法因陈宇而死,此次陈宇的回归,连杀圣地高层,更有扭转局面的迹象,迫使圣主雷霆出击,对阎血天下手。

可不料,陈宇又跑来捣乱。

“灭!”

圣主低喝一声,一股庞大冰寒的绚烂枪影,横扫而出,所过之处,一切冻结瞬间化为湮粉。

那血红光柱降临圣主面前之时,便被一股冰寒之力给笼罩,速度骤减,蒙上一层寒冰。

一瞬间,寒冰蔓延整道光柱。

嘭咔!

最终,血莲圣女的一击,还未伤到圣主,便寸寸断裂,化为冰屑。

同时。

一股庞大的冰寒枪影,横扫而出,那死亡寒意,令人的灵魂都一阵僵寒,思维都缓慢了几分。

面对这一击,血莲圣女无法闪躲。

“完了。”

阎血天叹息一声。

他此刻重伤,来不及支援,况且他也不敢硬抗圣主的这一击。

只怕这一击,就能要了血莲圣女的命。

但忽然。

一道黑影飞蹿而出,来到血莲圣女面前,化作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陈宇背后的魔纹涌动而起,化作一堵漆黑厚实的鳞甲墙壁,挡在前方。

然而。

圣主那一枪降临的瞬间,整个魔鳞墙壁的表面,结上一层寒冰,寒力向内渗透而去,仿佛要粉碎一切。

陈宇甚至能清晰听到,魔龙壁内部被寒冰封冻的声音。

魔龙壁堪称陈宇最强的防御战技,但面对圣主的一击,终究是无法抵挡。

毕竟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了,换做寻常空海中期,只怕早已被秒杀十几次了。

轰!

陈宇体内迸发出一股灼热的火焰力量,一股金色火光,弥散开来,削减了寒力。

只见他的皮肤上,浮现一层金色羽纹,背部隐有一双火焰羽翅,不断拍打,释放出庞大的炽热火焰。

原本即将粉碎的魔龙壁,随着陈宇再次贯入真元和炎力,支撑了下来。

两息之后。

蓬!

魔龙壁轰然炸裂,圣主那一击的力量,也彻底耗尽。

原地爆发出一股极寒混乱的风暴,将陈宇和叶珞凤掀飞。

陈宇抱起血莲圣女,背后伸展出一双金色羽翅,那一双庞大的羽翼,犹如护盾般,抗下一阵极寒风暴的侵袭,将两人护在内部,向后撤退一段距离。

“那小子挡下来了?”

阎血天面露错愕。

他原本以为,陈宇和血莲圣女,会在圣主这一击之下重创或者死亡。

岂料,陈宇竟成功挡住了圣主的一击。

虽说圣主没有全力出手,还有伤势在身,可一名空海境中期,挡下半步王者的攻击,简直是匪夷所思。

落在地上后,陈宇发现自己的【金凤翅】,竟都蒙上一层寒冰,灵活性大损。

血莲圣女略显呆愣的神色,看向陈宇,似乎想问陈宇为什么没有逃,为什么跑回来救自己。

另一边。

圣主双目大睁,血丝蔓延而出,眼中透出一股令人惊寒的怨怒杀意。

“找死!”

他嘴中嘶吼一声。

区区空海境中期,竟挡下他的攻击,这本身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况且他对陈宇的恨意本就极深。

咻轰!

圣主手中枪杆猛刺而出,数百道极寒的蓝光枪影,携带着一股冰雪风暴,向前方碾压而去,犹如冰山崩塌,势不可挡。

光是那股气势,便将在场血月成员吓破了胆。

这一击,圣主没有留手。

他要当场灭杀陈宇和血莲圣女!

“这一击,挡不下来。”

陈宇做出了判断,若强行硬抗,甚至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血莲圣女看着那漫天的冰寒风暴嘶吼而来,似乎放弃了挣扎抵抗,看向陈宇,心神宁静下来,等待死亡的降临。

可忽然,她发现陈宇抬起了手臂,其上忽然闪烁出一团黑色焰光,令她心神在这一瞬猛的一颤。

下一刻,陈宇手中多出了一物。

那是一件长达三丈的方天画戟,通体漆黑,鳞纹密布,其上隐有一股独霸天下的龙威弥散而出,令四周生灵莫名的恐惧惊颤而起。

“那是什么?”

阎血天等血月成员,看着陈宇手中的方天画戟,一阵心惊颤栗。

一股可怕的黑色焰光,自画戟之上波动而出,在天地间纵横肆掠。

“这是?”

圣主目光一愣,紧盯着陈宇手中的画戟。

而他手中的半截枪杆,此刻竟微微震颤而起,似乎产生了……畏惧!

“只炼化了五成,不知威力如何!”

陈宇握住方天画戟,一股战意迸发而出,体内真元疯狂的贯入其内。

这方天画戟仿佛一个无底洞一般,疯狂的吞噬陈宇体内的真元。

嗡轰!

一股庞大的黑焰力量自画戟之上波动而出,仿佛魔头苏醒,那睥睨霸道的威势,竟与圣主那一击的气势,分庭抗礼。

同时,陈宇领悟出的火之意境,隐隐催发出画戟之内的火之奥义力量,令得一股疯狂暴虐的火焰流窜而出,与天地寒力碰撞。

嘭!嘭!嘭!

天地间轰鸣不断,地面崩裂,风暴四起。

“斩!”

陈宇双臂握住方天画戟,真元力量终于将其喂饱,一戟挥斩而下。

一道错乱的金属黑影冲天而起,仿佛一头金属黑龙,突破天际。

轰!

长达百丈的金属黑影狂斩而下,与那无边狂暴的冰雪风暴,撞击在一起。

这一瞬,世界仿佛被那黑色光影给切割开来。

一切阻挡之物,都被画戟的一斩之力,一分为二。

地面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如同深渊。

“什么?”

圣主目露惊骇,看着那一道狂暴黑影的降临,身形狂退,却依旧被一股黑金焰光击中。

嘭轰!

他身形倒飞而出,砸落远方大地,形成一个巨坑!

风暴过后,世界陷入沉寂。

四周,阎血天还有少数血月成员,僵立原地,身形还在颤抖。

“刚才怎么回事?”

那银发老者惊颤出音,甚至还难以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

恐怖如斯,势不可挡的圣主,竟被瞬间击退!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会相信。

众人不由的看向远方,心中忐忑的注视那尘埃滚滚,将圣主淹没的巨坑。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需要预约吗
闽侯县第二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疗牛皮癣十佳医院
沈阳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昆明公立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